首页 >> 文化 >> 文学 >> 正文

铜镜
高密新闻网 2018-4-12
欢迎登录“高密民声在线” ,全市85个上线部门在线为您解忧
民声在线 高密新闻网投稿信箱:gmnews123@163.com

槐常辉


    玻璃镜发明以前,古代人们用以照面饰容的主要用具是铜镜。特别是汉代以来,许多铜镜纹饰华丽,铭文丰富,形制美观,铸造精良,不仅具有映照功能,还有文化功用,堪称中国古代文化遗产中的艺术瑰宝。高密博物馆藏里就有一批以“四乳四虺铜镜”为代表的汉代铜镜和宋元铜镜,也有一批像清代刘墉家族等为代表的酷爱铜镜的文人,两者结合,碰撞出灿烂的铜镜文化之花,辉映在胶河潍水之间的高密大地上。
    1982年9月的一天,秋高气爽,阳光明媚。峡山水库东岸的后塔庄,也是一片秋收在望的喜人景象。这天早晨,村民王成坤在自留地取土时,一锨下去,翻出来一个锈迹斑斑的疙瘩蛋子,后经专家认定,这是一件已锈蚀的汉代铜洗,洗内装着一批铜钱,铜钱串在一起,有“大布黄千”“货泉”“大泉五十”数种。同时还有“钟”“奋”“带钩”等古物。王成坤惊呆兴奋之余,用锨在周围乱挖了一阵子,又发现了一个残破的铜盒及一批铜镜。当时县文物干部接到消息后立即前往现场勘验,在长宽250米的范围内展开了调查,没有发现周围有任何遗址和建筑基址,估计此为一处窑藏。后塔庄共出土铜镜57面,铸造精巧,品类繁多,主要有蟠漓纹、蟠虺纹、草叶纹、星云纹、连弧铭文纹、重圈铭文、多乳禽兽纹、博局纹、变形四叶纹、神兽纹等十三镜类。“四乳四虺铜镜”(见图一)直径9.2厘米。其中“虺”是古代汉族传说中龙的一种,以爬虫类的蛇作模特儿想象出来的,常在水中。传说虺五百年化为蛟,蛟千年化为龙,龙五百年为角龙,千年为应龙,具有神秘色彩。“七乳七神铜镜”(见图二)直径16.7厘米,圆形,桥形钮,圆纽座,座外有九个小乳钉,小乳钉间有小鱼图案。小乳钉之外有一周曲线纹和一周锯齿纹,锯齿纹外有七个大乳钉,大乳钉之间饰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及其他神兽。缘部饰变形云纹、栉齿纹和锯齿纹。“汉昭明铜镜”(见图三)直径11.9厘米,桥型钮,连弧纹纽座,座外饰两周栉齿纹,内为铭文带,铭文为:“内清质以昭明,光辉像夫明,心忍扬而厚忠,然雍塞而不泄”。此镜做工精巧,是镜中精品。这些汉代铜镜,就其风格而言,大都在西汉末年至东汉初期,体现了汉代高密王国高超的铸镜技术,是研究高密汉代历史文化不可缺少的重要实物资料。
    古时的铜镜需要常磨才能照影。如果不能照影了,就被称为“昏镜”,或者“尘镜”,需要请人打磨。现今高密逄戈庄的清代著名诗人刘堮,字峻若,号澹园,增监生,著有《挹秀山房诗集》《西江一櫂》等集。他和刘墉是堂兄弟,刘墉排行十一,他排行二十六。他有一首《拟元人作六首·尘镜》诗,叙及昏镜需要常磨之事,诗曰:“团团匣中镜,屡照不知疲。秋水忽自失,片云如可披。微尘解蔽翳,物象自妍媸。皎洁岂终掩,洗磨当及时”。职业磨镜人往往被称为“磨镜客”。磨镜时,事先配好磨镜药,成分主要有鹿顶骨(烧灰)、白矾(枯)、银母砂(或四六分,或等分),研为细粉末,和匀。在铜镜磨拭干净之后再以此粉末磨镜,使镜面出现光明,用此药磨镜一次,可保持一两年。也有用白矾六钱、水银一钱、白铁(即锡)一钱、鹿角灰一钱作方子的,先用水银将白铁与沙子细磨如泥,淘洗白矾,研磨极细才可使用。磨镜人和古时的锔锅匠、锔盆匠、磨剪子炝菜刀匠以及货郎匠一样,需要风里来雨里去,走街串巷吆喝招徕生意的,非常辛苦。好事的画家有将磨镜客的生活入画的,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有一幅清代《磨镜图》,画面上共计五人,左侧四人为顾客,右侧一人为磨镜老汉。磨镜老汉坐于木条凳后端,前端放镜,左脚踩着一条绳子,是为了固定正在磨的铜镜,双手握毡团,在镜面上摩擦。条凳内侧放置一个圆筒,顶部可见装有磨镜药的罐、瓶等器皿。画面左侧四人,坐着站着各有两人。前坐一老翁、一老妇,神情专注地看着磨镜。后立两少妇,一位揽镜自照,顾影自怜,另一位怀抱一面大铜镜,望着照镜,非常传神生动。铜镜与人如此息息相关,磨镜客不光入画,入诗更是多见。“高密三贤”之一的清代大学士刘墉也有诗歌及磨镜。他在《磨镜》中说:“曾照江心五月寒,何来雾雨隐龙蟠。奁藏似觉凝尘少,巾拂方知去垢难。当暑清冰初出壑,凌晨古井不生澜。缘渠省识天边月,未要微云点缀看”。刘堮也有一首《磨镜》诗:“谁将铜镜涴,匠巧实能磨。现出云中月,漉清盆里波。常怀易污惧,似听濯缨歌。未造鬼神境,敢言光使合”。
    旧时的铜镜,既是家庭必备实用之物,又有文化艺术功能,历来成为文人话题。隋朝时有杨素成人之美助人夫妻破镜重圆的故事,尽人皆知。后人常常把铜镜作为定情、传情、寄情之物写于诗画之中。刘喜海,字吉甫,号燕庭,清代后期金石学家,高密逄戈庄人,刘墉之孙,嘉庆二十一年举人,由兵部员外郎累官至浙江布政使,因“嗜古废政”被劾罢官。刘喜海酷嗜金石碑帖,搜讨、著述之勤且富,古今罕有其比。他对铜镜收藏也有研究,往往赋之以情。例如他在《愿长相思镜》中说:“别离久,长相思。长相思,毋相忘。郎鉴貌,妾靓妆。妾愿郎心长照妾,郎愿妾心长对郎。千古同心重离别,古镜团栾印古月。在天在地愿何如,同心人绾同心结。悬针篆出绝妙词,握手珍重别离时。侍前希兮久不见,秋风起兮我心悲。此愿唯有天地知,长毋相忘长相知”。他还收藏过“宜佳人镜”铜镜,赋诗曰:“古镜我能识,佳人谁复怜。曾藏金屋里,合置玉台前。珮绾同心结,钗悬压鬓钱。持来如应语,旧事问婵娟”。唐朝时唐太宗李世民有“镜鉴”之说,后人多有吟及,以此明志。刘墉子侄辈的刘鼎铭,字禹功,号澄园,监生,著有《仙莲山房集》。他在《秦镜篇》中有“惜哉,此镜只知照人胆,不解照人心”“三复千秋金鉴篇,古今不朽惟人镜”。
    “人镜”,就是李世民所说的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之意。铜镜还是古时文人笔下人生梦幻的意象或者代指。《红楼梦》里就有多处镜子的故事,表达了韶华易逝、万境归空的人生感慨。刘喜海也有《镜影赞》,人与镜影对话,真我假我谁辨。其诗曰:“尔迺(古通乃)竟(古通镜,下同)耶?何弗照吾心?尔非竟也?何以传吾神?吾心何如竟之明?吾神何如竟之清?竟员(古通圆,下同)尔亦员,吾心弗可变。尔能员,吾神不能员。吾面竟非耶?吾弗与辨。吁,非尔吾不见吾。”
    现今,照脸面正衣冠不用铜镜了,照相摄影技术也非常发达,人人都可整出明星的样子。可是再先进的技术,能照出人的本来面目吗?如何做一个“表里俱澄澈”的人,一个表里如一的人,还是一个永恒的命题,人生的修行,只有进行时,没有休止符。
         2018年2月28日于向莲居

    后记:铜镜的供用,大约清道光咸丰时期还有市场。后来西洋技术不断入侵中国,玻璃镜逐渐代替铜镜。民国以后铜镜退出了历史舞台,淡出了百姓的视线。而今,只能在博物馆或者收藏爱好者那里,或者诗文里一睹芳容了。不过,铜镜对地方历史文化还有印证作用,铜镜文化中的人文精神还没过时,仍需当代人好好诊视挖掘和发扬。
         2018年2月28日于向莲居
    参考文献
    (1)《刘文清公遗集》,《清代诗文集汇编》第三四八册,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
    (2)《东武刘氏诗萃》,《山东文献集成》第三辑,山东大学出版社
    (3)《高密馆藏》,中国文史出版社

    图四:宋花鸟纹带柄铜镜。宋代,长20.2厘米,直径10.7厘米。铜质,圆形有柄。圆形镜面为“玉凤”上下排列,口衔菱花,双穹展翅相对,圆形造型都酷似剪纸,刻画手法新颖,镜体光亮夺人,为镜中之杰作。


(责任编辑:王江)  
 
美高梅娱乐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