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文化 >> 文学 >> 正文

柳塘遗韵
高密新闻网 2018-10-29
欢迎登录“高密民声在线” ,全市85个上线部门在线为您解忧
民声在线 高密新闻网投稿信箱:gmnews123@163.com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槐常辉


    天涯又见弄轻黄,著惹征人忆故乡。
    第一最难抛掷处,万条烟缕画春光。

    ——清?单为鏓《青州道上柳色初黄有怀柳塘》

    这是清代中后期高密大儒、书法家、诗人单为鏓初春远游路上怀念柳塘的乡愁诗。那么,柳塘是个什么地方,让诗人如此牵肠挂肚、难以释怀呢?
高密历史上,有一既作地名又是风景的地方,叫作柳塘,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的目光。民国版《高密县志?人物志》之《闺秀》和《卓异》里,介绍王氏(郭外楼)和王功后时,都提及他们晚年居住城北“柳塘”这一地方。但是今天高密版图上已经没有这一景点,也没有这一地名。我在编写《高密史空拾遗》《高密历代诗词选》等书时,费尽周折,也不知柳塘何处。今年六月参观高密市档案局举办的首届家谱展,查阅小王庄高氏族谱时,才知“柳塘”在小王庄,当时高氏曾经想改小王庄为“柳塘”而未果。这让我不禁喜出望外。
    柳塘,是指高密城北小王庄东边临近小康河的一大片池塘,靠近灵沛侯庙,康水潺澴澄碧,池水菡萏花开,绿柳含烟,荷塘印月,儿童戏水,妇人浣衣,蔚成风景。高氏是乾隆年间后期,由胶州北三里河村迁来小王庄的。立足小王庄前,这里一带已经叫作柳塘。明末清初的高密进士王飏昌有诗《至柳塘柬仪作霖》:“再过荒园畔,悠悠忽隔旬。到闻蝉响乱,坐见燕巢新。酒念同时侣,诗怀第一人。便期折柬召,不及待来辰”(载于《子言先生诗集》)。乾隆年间的高密词人单可玉也有《柳塘春燕》,属于《浣溪沙?湖村八咏?和李云叔》之一,词曰:“水拍春堤碧似蓝,长条弄影柳毵毵。谁家春燕斗呢喃?            剥啄芹泥丝半浅,周遮香阁梦初酣。淡烟微雨养花天”(载于《来鸥亭诗余》)。可见,柳塘能入大诗人、大词人法眼,自有其迷人景致。
柳塘以后的扬名,当归功于王氏(郭外楼)。王氏没有名字,民国版《高密县志?人物志?闺秀》里只记载为“王氏,立鸥女。”她的曾祖是清初进士王俞昌,官至垫江知县,晚年定居北城(今柏城镇柏城)素园,其后裔称“柏城王氏”。祖父是王童蔚,进士,官至怀来知县。父亲王立欧,秀才。外祖父宫尔劝,字九叙,号怡云,康熙五十年(1711年)辛卯科举人,由知县晋至云南布政使,亦工诗,著有《南溟集》。其舅父宫去矜、宫去非官至知府,也有文名。特别是宫去矜,著有《守坡居士集》,诗文成就极大,清代著名文人领袖沈德潜为之作序,说他“瓣香东坡”而“兼采众家之长”。王氏性格慷爽高迈,无闺阁习气,自幼喜吟咏,家学渊源深厚,诗学成就极高。她成年后嫁于胶州王家庄高虞恂,晚年随夫居高密城北柳塘,自号“郭外楼”。著有《郭外楼诗草》,诗入《山左诗续抄》。高密著名诗人李诒经为之作序,王丹柱为之作《王宜人传》。李诒经引用高密著名诗人张剑锋的话评论其诗说:“其思清,其气盛,其争锐,其言之有物,不苟为一切浮糜之音,其诣力虽不逮古人而犹舒性情,词不妄敷,其识解过人远矣。”高密著名文人单可基有诗赞曰:“竹楼横郭外,名士出闺中”,一时传为名句。王氏对柳塘很有感情,写了多首诗歌颂柳塘。她在乾隆五十五年(1790年)秋天到柳塘买房子定居时,作了一首诗,题目叫做《庚戍秋至柳塘卜居感旧》:“翳翳门径幽,莽莽庭院广。昔为侍郎宅,轮奂空想像。堕檐蝙蝠翻,罥户蜘蛛网。池凅荷芰枯,阶滑莓苔长。唯余旧竹树,萧萧动秋响。”她还有两首诗提到柳塘,在《邀赵表嫂》中写道:“缓缓轻车春日长,无边风送野花香。暮年须得闲消遣,一路寻芳到柳塘”;在《西园》中写道:“性懒厌城市,迁居到柳塘。野畦春雨霁,风暖菜花香”。吟柳塘,自然少不了吟柳。柳树,是她诗中重要意象。“村边秋色近如何,一带悲凉在柳坡。怅望西风憔悴影,疏疏偏得夕阳多”(《秋柳》);“阳和欲动雪初消,漠漠春光上柳条。不愿年庚添一岁,东风且喜遍溪桥”(《初春》)。王氏(郭外楼)是大家闺秀,其夫家高家也是名门望族,属于大画家高凤翰的后人,他们举家搬到柳塘后,柳塘文人荟萃,名流往来不绝,时有诗文唱和。当时高密著名诗人李诒经、王丹柱、张剑锋、邓廷法、单可基等等都有诗词酬答。邓廷法在《读郭外楼诗书后》有句“骨清何必山中士,才大谁如郭外楼”,在《赠郭外楼》中有句“新诗即当名山水,何必蓬瀛始尽欢”,都是比较公允的品评。
    居住在柳塘的,还有著名画家、诗人王功后。王功后,字弗矜,号复斋,通音善琴,工诗文,善绘事,尤工山水。蒋宝龄《墨林今话》评论他的山水画,说其得倪云林、查二瞻“荒率趣”。青岛博物馆藏其设色山水一帧,逸笔草草,颇得云林、二瞻气韵。此4幅册页,绘于1845年。王氏以“高密三李”(李怀民、李宪暠、李宪乔)诗词为底本,阐述自家心境。观其笔墨,随意皴擦,远处之水自然流淌,山脉若连若隐,村溪小景,古渡放棹,要简得简,要繁得繁,为近世山东山水画中高人。《墨林今话》《高南阜砚史》《清画家诗史》《画家知希录》等权威书画著作均有记载。有清一代登上上述大雅之堂的高密画家不过三五人,他的艺术成就可见一斑。他的诗文著作也颇丰,著有《复斋诗稿》《弗矜吟草》等。道光年间刊《复斋诗钞》,诸城王畍、陈凤岐校订。可惜由于各种原因已经难以见到全貌。民国版《高密县志》记载,他的诗入《山左诗后抄》,该志《艺文志》收录了他的《题书田先生东征记》,《清画家诗史》收录了他的一首《冬日琅邪道上作》,可见他的成就。
    不知是否受到王氏(郭外楼)影响,晚年他举家住在柳塘,在竹林中搭建起一间草屋,或与朝霞一起,或与弯月为伴,读书弹琴,享受自然的静美,款款有古代隐逸之士遗风。王功后也有诗提到柳塘。他在《端阳前一日阻雨柳塘》写道:“晓阴暗虚牖,微凉侵衾绸。间关鸟相唤,淅沥雨如秋。习习微风起,竹树响飕飕。缅然忽有怀,起坐心夷犹。寥落空馆中,无异滞边州。我家隔数里,胡为此淹留。倾耳东轩下,檐溜方未休。”他在《柳塘即事》中写道:“一水绕门如鉴清,三间粗就惬幽情。小窗辟处看东岭,孤杖游时上古城。赊酒奚奴烟际去,向人新月渡头生。怪来苔藓迷行径,几月荒村绝送迎。”他在《柳塘寄大中》中写道:“绿树荫茅屋,门前云水和。禾生高岭没,雨足暮蝉多。偶病羡方术,久闲思客过。不知旧邻人,幽兴近如何”。( 以上三首载于《复斋诗抄》)。王氏(郭外楼)有诗提到功后,例如《观侄孙功后画册》《题侄孙功后画》。同一时期的高密著名诗人单平仲《介石轩初集》中,有多诗赠与这位同里同派诗人。“住此清闲甚,知君惬素怀,买尊寻野店,会客借邻斋。寂寂对烟岭,行行绕水涯。漫言去城远,时复得相偕”(《题弗矜新居》);“岸旁栽柳密成行,短檐低向柳荫藏。集数卷书已充栋,题一篇诗便满墙。只留一榻共闲坐,并无滴酒浇枯肠。唯宜谢客闭门户,低头盘膝吟诗章”(《和弗矜小屋》)。单应奎在《忍庐吟草?弗矜先生过访》中歌颂了王功后的隐逸情怀:“辋川高卧客,何意到柴荆?傍郭揽秋色,隔篱闻杖声。野禽穿树响,午日转窗晴。未识翛然去,几时还入城?”单可垂也有《寄王弗矜》一诗吟及王功后:“入耳独悠然,阴阴夏木边。结庐临野水,终日对清涟。北郭观新嫁,草堂听暮蝉。相违二三月,应有好诗篇。”单永安《春桥遗诗》中《过弗矜先生故居》一诗也有王功后柳塘隐居生活的回忆:“一径隔溪斜,村边三两家。败篱吠孤犬,枯柳集寒鸦。画稿留书壁,诗名遍天涯。人亡庐舍在,风景尚堪夸”。
    清代名士单为鏓也对柳塘情有独钟。单为鏓,字伯平,号芙秋,嘉庆十八年(1813年)拔贡,清代桐城古文派在山东的代表人物。道光元年(1821年)举孝廉方正,除县令改巨野训导、栖霞县教谕。工诗善文,教士有法,名于时。其书法《争座位帖》,外柔内刚,形神兼备,行书有刘墉之神韵,名重一时。著有《四书述义》《奉萱草堂诗抄》等。民国版《高密县志?人物志》之《儒林》中说他“著述渊深,性情淡薄,宿儒耆德,品端学粹”,去世后祀高密乡贤祠。除了开篇他在《青州道上柳色初黄有怀柳塘》外,他还在《有怀柳塘芙蓉菊花》中独白:“拒霜只合号宜霜,第一关心是柳塘。便拟买车赋归去,暂留冷艳殿秋光。”“落木西风撼薄帷,微霜昨夜上罗衣。故人好是新醪熟,开到黄花底不归。”诗人爱柳塘,自然也因为喜欢柳。他有三十多首诗吟柳,把柳写活了写绝了,并且寄柳无限柔情。他在纪念亡妻于安人的《自题种柳图》中动情地写道:“手植柔荑已十围,当时曾拂旧罗衣。如何一折长条后,啼煞流莺唤不归?”他在慨叹晚年际遇的《斜阳在柳娇黄可爱怅然赋此》中悲情地写道:“霜后垂杨改嫩黄,几人误喜是春光。劝君切莫伤摇落,便是春光也断肠。”这些吟柳诗,或许是受到柳塘之柳的启迪吧?
    小小柳塘,真是幸运。诗人因你而留下了名篇,而你也因诗人不朽。时代嬗变,沧海桑田。失却了的是你的身影,而活在诗词里的你,依然栩栩如生。
2018年8月22日于向莲居
参考文献
《山东文献集成》    主编    韩寓群    山东大学出版社
《密水古韵》            主编    槐常辉    中国石油大学出版社
民国版《高密县志》


(责任编辑:王江)  
 
美高梅娱乐官网